山东省费县薛庄镇:“违建”强拆——纵不重人情 也需重法理
2020-05-20 10:58:06  来源:互联网  作者:
1
听新闻

  近来,各地强拆事件不断,围绕强拆引发的冲突等群体性事件频频发生,导致了百姓和政府的严重对立。从媒体上各种各样关于强拆的报道中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强拆事件中的受害群众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的群众法律意识并不强,法律知识也并不普及,因此往往在阻止强拆的过程中并不知道自己有何法理依据,而很多地方政府所谓的“依法拆除”其实实属“违法”。

  山东省费县薛庄镇毛沟村村民徐某陈,其通过遗赠抚养协议,在其叔徐某松死后接受徐某松遗留住宅、院落一套。1994年,房屋隔壁村民徐某某建设新房,按照规划,需占用上述老房两间宅基地。经村干部做工作,徐某陈同意拆除老房将宅基地让给徐某某,由村委在村东北角为徐某陈另行指定建房用地。2018年,徐某陈欲在村委指定地块建设新房,其通过村委向薛庄镇政府递交住宅建设申请,镇政府以其申请用地为林地为由,不予审批。2019年3月,徐某陈开始建设新房,其中主房3间,建筑面积110.4平方,配房4间,建筑面积43.2平方,砖混结构。至2019年5月13日,新房墙体砌至平口。2019年5月14日,薛庄镇政府在未向村民徐某陈下达责令停止建设通知书及限期改正通知书前,即组织镇政府工作人员及费县薛庄镇行政执法中队工作人员将徐某陈上述在建建筑强制拆除,违反了法定程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强制执行决定前,应当事先催告当事人履行义务。催告应当以书面形式作出,告知当事人相关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以及所享有的陈述、申辩权利。对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及证据,拆违实施部门应当在二十日内进行复核。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成立的,拆违实施部门应当采纳;当事人未在规定期限内陈述、申辩,或者提出的事实、理由不成立的,拆违实施部门应当作出行政强制执行书。

  对于违章建筑的认定也是个严格的过程。从主体到程序,再到认定的法律依据都是需要进行严格适用的。从主体方面讲,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才有对违章建筑认定和处罚权。其次,但是不少被拆迁人越过了法定程序,未经通知直接进行拆除明显是违法的。

  2019年7月5日,山东省费县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2019)鲁1325行初50号】: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一)项之规定,确认被告费县薛庄镇人民政府于2019年5月14日强制拆除村民徐某陈位于费县薛庄镇毛沟村东北角在建建筑的行政行为违法。

  2019年11月17日,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再作出二审判决【(2019)鲁13行终332号】,薛庄镇人民政府的强制拆除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三十五至第十八条、第四十四条规定,强拆违法。

  即便村民建房没有办理相应手续,属于违章建筑。村民徐某陈建的房子是村党支部两委需占用其老房子后,然后给他统一补偿规划的地方,而不是徐某陈自已随便找块地就建的(有村委的公章和证明),村民到镇规划所不给办手续,按道理应当由占用村民老房子的村两委协助办理或者调换地块,而当地村书记之前却告诉徐某陈不用自已去办,他和村的其他5百户没有办手续的到时一起去补办,才导致徐某陈放心建房然后又被违法强拆。

  “他是党支书是我的领导,我就得服从党的领导和安排,我是个村民不懂法律和法规,作为共产党的领导人村党支部书记,他能不懂吗?去年二月我坚持不在现拆除的地方建房,上面有新书记压着,说需赶紧给我安排个地方建房子,原老房子都是危房了不能再住人,可是村党支部书记杨某宝找了四个多月愣说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是他安排指定的这个地方,并且写好手续盖上村委的公章,我才敢施工建房子,责任对错本应由村党支部书记来承担”。村民徐某陈伤心的对笔者诉说,“我从四岁就和伯父一起在原老房子上居住,从小户口就在伯父名下,伯父还是一名抗美援朝的老兵,自从伯父晚年患病这二年来,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等都是由我们家属来照顾,村干部从没来看望过。农民的钱来之不易,我是攒了一辈子的血汗钱,省吃俭用,黑白昼夜拼命流汗的卖粮钱攒起来的”。但在房屋被拆除前,村民徐某陈却没有得到来自镇政府或相关部门的任何告知以及限期停建等通知,直到房屋被拆前村民一家都还不知道自己家的房屋被政府部门列入了需要拆除的违章建筑。新房被拆后,由于旧房已破败不堪无法住人,事先又没有任何准备,依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公民享有知情权,作为政府职能部门,必须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执行,必须履行拆除前对房屋所有人进行公开公示,提前告知。镇政府彭书记曾对徐某陈这样说:“老徐,我们给你拆错了,怨我们,因你也没有房子住,我一个镇书记向你承认错误。”现徐某陈一家竟无处安身,住在又黑又漏雨的二十平方米的随时可能坍塌的危房里,全家人的安全根本无从保障。

  村民徐某陈目前暂住的破房子内,下雨漏水积在床

  事实上,镇政府这样的做法不仅不重人情,更无视中央三令五申强调的法律规定“以人为本”的精神,更是践踏国家法律法规的严重违法行为。于2007年8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并于2008年1月1日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中,第六十八条还规定,“城乡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停止建设或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停止建设或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查封施工现场、强制拆除等措施。”尽管各省之间关于拆除违法建筑所制定的实施细则稍有区别,但也都明确要由行政机关经调查取证,确认建筑物违章后,对违章搭建人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其停止违法建设行为。搭建人拒不拆除违章建筑的,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依法向其发出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拟处罚结果和被处罚人陈述、申辩等权利。法律设定告知程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实现处罚公开,保护当事人陈述权、申辩权的充分行使。当事人逾期拒不拆除的,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由行政机关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而在费县薛庄镇毛沟村村民徐某陈的遭遇中,薛庄镇人民政府根本没有发出过限期拆除通知,在行政强拆前也没有给予村民任何拆除告知书甚至任何口头通知,这显然是蔑视国家法律的违法行为。在被强拆后的所拍的相片上可以看到在同一片土地上,村民徐某陈建的房子前后左右都有民房,左边同时建的房屋竟在基本农田也没有任何手续,村党支部书记不上报也不拆,依然屹立在此。

  村民徐某陈房屋被强拆后的相片,可以清楚看到房屋前后左右都有已建好的房屋

  据村民徐某陈反映,平时只要给村党支部书记送个1万5干元、1万元、8干万元、3干6百元、3干元不等后,就可以在本村可耕地、基本农田地随意建房,村书记不上缴也不开收据,直接中饱私襄,归自己所有(有录音证据)。徐某陈用老房子兑换,有村委手续没给村党支部书记送礼送钱,实是报复他才被拆除的。因之前其二次上告镇政府截留的护林费,上級政府给他解决了,镇政府对他不满。村党支部书记私自扣留其的生态护林费用8年没给,破坏徐某陈的土地不赔,这些都被徐告到上级政府,都得到解决。从此镇政府、村党支部书记他们怀恨在心,这次才强行将房子拆除的。

  近年来,国家为了保障农村土地资源,提高农村的耕地地力,对土地进行了大改革,明确严守农村耕地红线,加大农村耕地地力保护,严厉杜绝出现滥用耕地、占用建房、污染、损害耕地的行为。根据《土地管理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国家禁止占用耕地建窑、建坟或者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等。该村党支部书记私下收受村民钱财买卖土地,属于非法侵占土地的违法行为。

  2010年7月27日,琅琊新闻网报道了郯城县某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的张某,在未经土地主管部门规划、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将该村东北和西南的部分集体土地转让给村民当宅基地。郯城县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罪判处该村委罚金8万元,以同样罪名判处该村负责人张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6万元。

  如同我国各地不断上演的众多暴力拆迁事件一样,薛庄镇人民政府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导致毫无准备的村民徐某陈一家失去住所,这样生硬的做法不但不通人情,更不符合依法行政理念。

  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审判长耿宝建:“对行政机关违法强制拆除被征收人房屋,侵犯房屋所有权人产权的,应当依法责令行政机关承担全面赔偿责任,不能让产权人因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低于依法征收所应得到的补偿,以充分发挥司法的评价功能,引导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笔者在此呼吁薛庄镇政府相关人员,在对待违法建筑的问题上,不管建筑本身怎样非法,都是农民群众用辛劳汗水浇灌盖起的,即使无法向一些优秀地方政府那样由政府主要领导亲自同相关群众讲清情况、讲解政策法规、开导群众以获得理解,身为国家公职人员,最起码也要尊重国家法律、依法行政,纵不重人情,也需重法理。

免责声明
本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官方网址:www.nw1314.com
稿件投诉:
牛网新闻网(www.nw1314.com)©2020-2022 版权所有 牛人新闻网-综合性新闻信息服务平台
1
3